光明文化周末版:宝安的气质

光明文化周末版:宝安的气质

  【新新中国】

  作者:王剑冰

  一

  知道宝安的名字,是因为深圳宝安机场。后来才知道,这地名已穿越千年时光。

  不说前推多少年,只明朝以降,宝安就是沿海较为富庶的地区,是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重镇。

  我的目光抚摸着采集于小铲岛的石斧,它通体磨光,暗物质般的斧身,似有一圈金色的包浆。另一个石斧来自信宜遗址,它刃口扁平,磨制精细,在先人的手中有着极高的利用率。那是宝安这块丰饶土地上的第一批原住民。而林山遗址、径贝老村遗址的彩色陶片,则出于春秋战国时期,也就是说,中原战乱频仍之时,这里的人们正描绘着自己美好的生活。

  时光匆匆而过。我来到九围村碉楼、沙湾村碉楼前,几乎每个村子都有这种高矗于天的建筑。转回头再看旷古流芳的云野书塾、绮云书室,看气宇轩昂的江氏大宗祠、曾氏大宗祠,都闪烁着不同时代的祥和与荣昌。

  去清平古墟,先看到建于明代的永兴桥,桥的前面是一片水,连接着通海的茅洲河。宝安人海上归来,在偌大的一片水域上泊船,走过永兴桥,就进入了古墟。直到今天,一个个斑驳的铺面,一座座深幽的仓室,还在述说着曾经的繁华。其中一座广安当铺,碉楼加厅堂,赫然为地标。古墟的对面,两座敖包似的粮仓,与之形成对应。

  我知道,再往宝安的深处去,我还会被那些老井、古寺、高塔扰乱思绪——流连于这些地方久了,或会忘记自己现实的所在。很难想象,在深圳这座极富现代化的都市,仅宝安一地,就有不可移动文物290处,这个数字让宝安二字又一次闪亮。

  二

  是的,我依稀在这里看到了两种脚印,一种是久远的以前,从老桥上岸后没入喧闹古街的脚印,一种是后来开放大潮中,从这里进入繁华都市的脚印——那带有磐石之声的步履十分相像。

  可以说,这里的门都通着一片海,晨曦中次第的开启声,让每个早晨鲜活烂漫。一代代人的生命史和奋斗史就此写满45公里长的海岸线,而虚拟的海岸线更长。

  沙井早就是声名远播的蚝乡,这里每天都熙熙攘攘,蚝的养殖、加工、交易……蚝肉蚝油改写了内地的饮食文化。多少年里,宝安那涛涌般的商业气象,正是从这一条条窄巷里氤氲升腾的。

  这是一个异质多元的区域,因而富有活力。从街巷出来,很容易就进入了宽阔的大道,两旁是密集的工业区,众多知名企业都在这片区域内,优质项目也纷至沓来。近4000家高新技术产业,使得宝安成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业高地和高端制造高地,这个高地在大湾区经济战略布局中极其重要。

  我的眼前出现了奔涌的珠江。常听到“大潮起珠江”,现在这条具有象征意义的河流,要让宝安与大海对接。离入海口不远,伴着浑博的大江,是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与空中铁路,从上边看,像是激涌澎湃的三江并流,再加上分分钟起降的机场跑道,真就构成了多维的效果图:融汇与畅达。这是深圳海陆空铁交通最发达的区域,海洋经济与空港经济优势并举。

  现在,深圳机场的新候机楼正在亮翅,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又悄然跃起。我乘观景电梯上到一个制高点,无比宏大的主体建筑及配套设施正在完善中。时代的画匠,正在续写着深圳气魄和深圳速度。有了会展中心连带的片区发展,综合实力居全国百强区第八、工业居百强区第六、创新居百强区第二的宝安,怎能不以领跑的姿态,开始一次新的飞跃?

  三

  宝安有心,留下了一座劳务工博物馆,这是宝安的另一种文化景观。走进去你会感到一种力量的源泉和潮水的喧响。其中贮存着一些慌乱的眼神,一些诚挚的渴望,一些草创的艰难,一些本真的信念,更贮存着一座城市的成长与成熟。

  原来只有两万人的沙井,已有了七八十万的外来人。他们是繁花的叶片,是森林最初的草木。听到一件事,小两口带着孩子来投奔亲戚,绕了半天也没有找到,眼看天色已晚,恰巧遇到一位上香的老人,将他们安顿在家中的一间余房里。后来男的成了专收金属废品的老板,女的建起了一个幼儿园。如果不是宝安人的友善,他们或许没有勇气留下。

  人心即是家园,有爱,宝安自然会成为一个大家园。那些入驻宝安的知名企业的领头人,哪个不是由外地融入宝安的呢?再说说我遇见的几位:程建是由江苏来沙井街道的,现在成了宝安的文化学者;四川女孩小李,父母很早就来了,她在此上学,现在成了宝安的第二代打工者;湖南的老高已经在宝安待了20年,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副总,他带领的一帮人,大都来自内地;陪我参观的晓玲是武大毕业,早凭借自身能力与一腔热情进入了单位中层。晓玲说她喜欢夜晚沿着通海的西乡河走,经常走出莫名的激动。她轻轻哼起一首名为《宝安有你》的新歌:“宝安有你,所有的经过都因有你,宝安有你,所有的美好都属于你……”

  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外来人,迎着飒飒海风,在这里会聚成了活力四射的宝安人格。

  四

  晚上,走过建筑新颖的宝安图书馆,温馨的灯光像点点繁星,能想到繁星下的眸子在怎样地流转。这座全国区一级最大的图书馆,一年接待读者300多万。每天开馆前都会排起长队。这天,几个音乐人在门口演奏起了吉他,过几天,又会响起悠扬的小提琴曲。这在宝安不奇怪,这个广场有气势磅礴的交响乐,那个广场有客家山歌和戏曲比赛。各种文化活动,在上百个文化活动点燃起参与者的热情。在这里,广府文化、客家文化、基围文化始终没有失去生命力。

  几天来,我总是让肺叶深度扩张。在这个寸土寸金之地,总有一块绿地、一个公园或一汪湖水在路边等你。不需要远行,就有草甸、芦苇荡和鸟鸣引发你的乡情乡思。周边还有屏风似的凤凰山和羊台山。这是宝安柔软而温暖的一面,它有意释放一个现代城市的紧张与烦嚣。

  有人曾认为深圳只有经济,没有文化,哪里会想到,仅宝安一地,就有公共图书馆近百个,文化活动场所800余处,公园178个。

  黄昏,来到西湾。红树林上空,浓厚的云层如水墨调和,云下海潮翻涌。海天之间,游艇会的帆船在竞逐,宝安机场的飞机像从浪中腾起。此时,云层突然裂开,一道夕光如雨倾泻,一片欢声响起。晓玲说,这里每天都会聚集不少人。看着他们,能感觉出宝安人的欣然与自足。

  夕阳西下,一轮金黄的月在海面上升起,映照出一派古老与繁盛。被夜浇灌的海温柔地涌动着,似乎在孕育着什么。

  宝安,即将迎来又一个绚烂的日出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2月06日 15版)

[
责编:李丹凝
]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affevicere.com

You may also like...